五味子酿信天翁

爆豪胜己使人快乐

终于可以长久地摸到手机了,一个月前答应的文终于可以写完了,快乐。


突然涨粉!而且接下来估计还会继续写,所以干脆搞个置顶让大家认识一下好了。
可以叫我信天翁或者五味子,对就是我这个难听的用户名orz。小名叫阿天,很喜欢被亲昵的人亲昵地这样叫。
目前是个高一学生,热爱物理和语文,崇拜的人是伽利略和鲁迅。
很喜欢那种大人味道和青春气息的同人文。很喜欢百合,但自己不会写。热爱体型和思想上的强受。是个每天都在为年上梗打不过年下梗哭泣的年上爱好者。雷点除了儿童色情和反攻几乎为零。
是个冷cp爱好者,目前在嗑的cp:
MHA
all爆
轰爆【可以靠这两个池面小男孩活下去】
相爆【世界第一好吃】
真爆【我永远喜欢荒蛮地太太.jpg】
出胜【可以吃】
还有其他各种带感的爆右cp

overwatch【淡圈】
76r【一度的生命之光】
藏麦
黑皮组

然后就是个原耽爱好者了。
目前主要产出相爆,之后可能会写轰爆真爆刈爆之类的。【如果有合适的梗的话】
最后,跪求各位太太产出相爆orz!

【相爆】不确定与不知道

    相泽消太已经变成了一个大人。
    这是他早有感觉的事,他的瞌睡眼里从未有过我要快点长大之类的少年人的心思,他利落地毕业,利落地成为英雄,利落地开始一个人住,利落地成为了一名老师。
   他就这样,干干脆脆毫不拖泥带水地,成为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大人。
    哪怕现在的相泽消太会带着可怕笑容用合理的虚伪欺骗学生,会以伤疤和血的代价去决绝专断地承担责任,会为了学生对着讨厌的玩意弯下腰杆说抱歉。
    哪怕有这么多哪怕,已经兢兢业业做了很多年大人的相泽消太还是会在少数条件下回忆起自己尚且青涩的时光。
这些条件大多来自他的学生,而这极少数中的大多又是那个不同寻常的学生。
    爆豪胜己。
    相泽消太有时候真的摸不透爆豪胜己,他的性格不是档案上那种两三行就接下定论的刻板东西,他尤其令人感到人的鲜活,嚣张却不及时享乐,他在世界末日仍然会好好过马路,在末日降临的瞬间却会爆发出吼声带着满手满空气的火花向灾难冲去,过程中仍会思考接下来的战斗姿势,哪怕完全没有战斗的可能。
    连相泽消太,就连相泽消太,也会将自己毫无亮点的眼睛投注在他的身上,然后把那些——说起来有些酸人——青春的气息,如同月亮借来太阳光的,过渡到自己身上。
    相泽消太讨厌不合理的事,虽然这个理是他自己的理,但也足够客观。爆豪胜己是个足够理性的青春期男孩,但他毕竟是青春期男孩,他做过许多在相泽消太看来不合理的事。
    但是,但是,没有一件事不在闪耀。
    灰色的雨雪,灰色的人群,升腾的烟,散发着热气的布料,人们低头匆匆向前走,他们庞大而又无边无际,可有些人不一样,他们脱颖而出,步子轻轻飘飘,经常在踏出错误的一步后才想起老师家长三思而后行的警告。
    年轻人,手握着时间的资本的年轻人,永远是这样,让人低头叹息,又让人抬头向往。
    相泽消太现在偶尔也会成为叹息者的一份子,他曾经也是被叹息者的一份子。
    所以就如相泽消太一样,年轻人总有一天要将步子从火焰上移开,慢慢地去感受去适应柏油路的温度。他们总有一天会将表皮的色彩收拾好,或郑重或随意地把它丢进心里,现在可好,大家都是一条必由之路上一起的蚂蚱,叫着喊着又沉默着兜售自己的自由。
     “年轻的日子啊。”
    早已将自由分发掉的相泽消太在一个普通的早上抬起头,阳光烫人,没头没脑地,意料之外地,遇见了打破他认知的爆豪胜己。
    在高一学期末,爆豪告诉他:“老师,我喜欢你。”
     稀松平常,拉长的声音跟他平时进办公室没什么两样,语气与词语不是表达叙述的好东西,触动人的,比如说让相泽消太老师感到不知所措的表达,永远蕴含在内容和话中       未曾显山露水的余罄当中。
    天哪。
    这是相泽消太难得一遇的感叹。
    他应该拒绝,他应该严词厉色,应该训斥对他产生奇怪想法的优等生。
    他不应该一言不发地点头然后让带着不满意神色的爆豪胜己一步三回头的离开。
    他在门关闭后将竖直的身子崩塌,额头隔着软绵绵的刘海抵在凉凉的桌面上,长长地叹出一口气。
    相泽消太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他会找到一个好时机,好好地拒绝,真诚地引导,告诉爆豪胜己自己没什么值得爱…..喜欢的地方。
    可事实上,他没有。
    相泽消太知道,自己做不到。因为他清楚爆豪胜己是个怎样的男孩,他冷静,笑容变少,不拿严肃的事情开玩笑,他很认真,相泽消太听懂了爆豪胜己的话中话,所以他就没办法把正经但尖酸的话经由思想的流水线,口腔的出货口,砸到爆豪那张,那张……脸上。这是相泽消太没法拒绝的理由。
之一。
    更重要的,更不可言说的,相泽消太对爆豪胜己,是有着一些想法。
    他对于爆豪的偏爱,实在过分。
    比如他相信爆豪多过相信其他学生。他相信爆豪有的是实力,他相信爆豪比那些全身上下只长了口舌的人更适合成为英雄,他相信爆豪还可以更强,他相信很多很多,很多过很多。
    所以最后半推半就地,相泽消太将吻印在了爆豪胜己的额头上,他低头看着眼眸中写满不够的爆豪胜己,看着冷静燃烧着的热情,深吸一口气,感受着热沿着脉络攀升,然后坚定地——后退一步。全方面的。
    爆豪为他突然的冷漠和疏离而生气和疑惑,相泽消太未尝不苦恼,从红色的甜味泥沼中脱出身来也让人纠结,他不能陷得太深。因为爆豪有太多太多的不确定。
    爆豪胜己是个年轻人,他的未来正像电影一样展开,而相泽自己的一切都已尘埃落定,只剩下在已经明了的几条道路上往前迈步。这就是相泽消太无法像欧鲁迈特一样说出你一定会成为英雄这种话的原因,未来是不确定的,多少星星就这样陨落,你却无法在他陨落之前指出他的位置。
    不合理的希望是残忍的,恋爱也是同理,爆豪现在足够认真,但这认真可能就是眼界不够开阔下的认真,相泽消太不能去限制他所喜爱的学生,致使他在拥有更好机会时却奔向相泽消太这一边。
    爆豪胜己可以任性,但相泽消太不行。
    哪怕他想。
    这是相泽消太一直以来的教条,是他作为大人和老师的独特温柔。至于爆豪胜己能不能领悟到.......其实领悟不领悟也没差。
    因为那个嚣张的家伙还是在肆无忌惮地挥洒光芒。
    事实如此,爆豪胜己最后将这信条的一部分打破了。
世界是片黑森林,一点亮光就会被变成黑暗中的出头鸟。而爆豪胜己却无视危险地在发亮,因为他是太阳,大家都习惯他的光与热,忘记了他才是那只最大的出头鸟。
    相泽消太亲眼见到爆豪胜己暗淡下去,又振作起来。他是个独立得过分的人,不需要趴在厕所或者爸爸的怀里哭泣,不需要面目灰暗的人的风言风语,不需要温柔的人不到点子上的安慰,他只要别人质疑他,只要别人承认他的错误,只要别人不逼他做他所厌恶的事,年轻的野兽会自己冲破一切,他要自己来,第一也好,高额纳税人也好,相泽消太也好,他要自己无可挑剔地做到。
    多么不同寻常。
    或许就是这就是相泽消太偏爱的根源。相泽消太原先期待又不想爆豪胜己长大,他不想看见那样的火花变成西装口袋的发票,他其实很自私地希望爆豪胜己永远停留在现在。但怎么可以,人要往前走。
   爆豪胜己亲自扼杀了相泽消太的这个想法,他让相泽相信,哪怕有一天,他不得不踏上名利场,不得不在成为高额纳税人之前为房租烦恼,不得不直面象牙塔外的流言和非议,他也仍旧会,无视灰暗的一切,把一切冰冷现实都当作比赛,成为绝对的第一名。
    他让相泽相信,他的自由永远握在自己手中。
    这想法别说是确定了,甚至可以说是绝对和强烈,相泽消太怀疑自己为何有这样的想法。这让他生出一种可怕的想法,就算他不再遏制自己对于爆豪的渴望,爆豪也绝不会因为他而选择妥协。这太不对劲。他满怀疑惑,所有问题又都在爆豪胜己身上迎刃而解。
    不是像绿谷一样先韬光养晦,不是像轰一样先尝试忍耐,不是像欧鲁迈特一样吞咽痛苦。一个人,如果他从降生起便带着一往无前的骄傲,如果你亲眼看到他的轻蔑和痛苦都在发光,你怎么会相信他有一天会落入尘埃。
    如果你亲眼看到那终将死亡的生命在热烈地生长,你怎么会相信有东西能遏制他向上的力量。
    如果热爱和积极不会消失,那青春,又怎么可能灭亡。
    自由从未被出卖。从未。
    一个早晨。A班的同学们正在进行实战演练。
    他们在相泽消太的注视中一个一个地出门,爆豪胜己排在最后。
    相泽消太望了望门外的天,阳光灿烂,夏天的色彩第一次如此浓烈。
    他又看着爆豪胜己,这个男孩把他从某个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泥沼中拉了出来。相泽消太这才第一次清楚地认知到,自己还是有太多的不知道不明了。
    这世界也有太多的不确定。
    这些学生的未来不确定,可他们确定会努力。
    爆豪胜己的未来不确定,可他确定不会随波逐流。
    这份师生恋的结果不确定,可爆豪确定爱着系相泽,相泽确定爱着爆豪。
    这就够了。
    在其他学生都离开之后,爆豪走到门前,忽然感到一股力量,有点束缚意味,却不会阻拦他走出门去,他低头一看,老师拘捕布料正缠在他身上。
    他回头看着面无表情的相泽消太,眼睛里带着疑惑。
    抱歉,爆豪,我的占有欲还是冲着你来了。相泽消太终于选择遵从自己的意愿,可喜可贺,他找回了他的自由。
    爆豪皱了皱眉,最终没能对自己的老师发脾气。“我很强的。”爆豪说。“你是在小瞧我吗?”
    相泽消太楞了楞,然后为自己的莽撞叹气,也是啊也是。他收回布料,走向门口的爆豪,在夏日的阳光里,将爆豪胜己揽入怀中,郑重地,不可驳斥地,吻上了爆豪的嘴唇。
    他抬起身子,依旧面无表情地看着怀里愣住的红彤彤的爆豪胜己。
     “我不知道啊。”相泽消太说。“但现在我知道了。”
    是你教我的。

END

【相爆】恶人颜

其实相爆只是一小部分,属于我的私心吧。
是个善良的大家帮助爆豪的故事,应该很OOC吧
总之希望大家喜欢!


众所周知,爆豪胜己是个如同反派一般的英雄。
明明有张不错的脸,却热衷于咧开嘴唇,挑高眼角,沉哑却大声地从喉咙里发出锐利的喊声。
“爆心地就是个坏蛋吧?”
这样的问句的存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毕竟从头到脚,从内到外,仅看起来吧,他就是一个无可挑剔,值得收到奖金的反派模板。
‌至于爆豪自己呢?那些龙套脸的话,他才不管呢,一群面目不清只会嗡动嘴唇的家伙,还比不上他的恶人脸呢。
话是这么说。
自从欧鲁迈特隐退以及他与出久的夜战之后,爆豪的表情开始趋于平淡,他的嘴角逐渐收敛,眼皮有时会无精打采地垂落,身边那些灼人的气势开始暗淡——他开始向内收缩,谁都看得出来。
虽然A班的同学对于爆豪浪费他天姿和总是不好好对待同学的行为无比痛心,“爆豪你稍微温和一点好不好?”大家总这么说。可当他们真的亲眼目睹爆豪往他们希望的方向甩开大步继而又放小步子的时候,他们没有吐出一口气的松弛感,他们只觉得眼里进了沙子,手里握着冰块,有什么东西颠倒错乱了。
不对。很不对。
爆豪现在很不妙,谁都看得出来。
耳郎响香扭头看着爆豪——爆豪明显是在发呆——“真漂亮啊。”这是她的第一想法,可紧接着她皱起了眉头,优等生爆豪在班主任的课上走神,可以说是异常。
耳郎和爆豪的关系不过普通,可她是个善良的女孩子,她无法眼见自己的同班同学日益消沉,何况这个同学曾经帮助鼓励过不知所措的她。
可是她不知道该怎样帮,爆豪的状态比欧鲁迈特隐退后还要差,这中间究竟又发生了什么影响爆豪的原因,她就不得而知了。靠推理吧,爆豪的自尊心和好胜心注定他的心理不同于一般的男子高中生。
唉,难办啊。
耳郎看着看着发出一声长叹,引得爆豪终于脱离走神状态扭头过来给了耳郎一个瞪视,闹得耳郎尴尬地转过头去。
不过耳郎是个不怕挫折如同她的短发一样干净利落的孩子,当天晚上在好宝宝爆豪走进卧室之后,她召集起A班的大家,商量起有关爆豪的事来。
果然,大家也都很担心爆豪,爆豪的大亲友切岛锐儿郎在整个讨论过程中都是皱着眉头的,他那双闪闪发亮的大眼睛难过成了被咬了一口的糖,爆豪派阀的各位也忧心忡忡,上鸣却还在努力地打着哈哈调节气氛,即使他自己也是心急如焚。
绿谷出久觉得自己大概比别人更清楚爆豪之所以是现在这个状态的原因,可这是一个秘密,而且说实话,他始终不是那么懂得爆豪,他现在也只能和大家一起在那个明面上的圈里打转转。
“爆豪那样的男子汉,怎么可能把脆弱的地方摆出来啊,他一定遇到了很糟糕的事吧。”
“真是怀念小爆豪之前那种凶恶的样子呱。”
“虽然之前像只随时会暴起拿尾巴抽人的鱼,但好歹活蹦乱跳的......”
大家长叹一声。
大家说过来说过去,还是没能推断出最合理的,致使爆豪消沉如此的原因。
最后,是濑吕给出了新思路。
“爆豪他很想成为英雄不是吗,会不会,是因为有那么多人说他不像英雄,导致他开始改变形象。”
“小胜不是那样容易动摇的人啊......”
“可爆豪同学之前确实很受打击啊,近些天来关于他的非议越来越多了。”
“啊啊啊那些网上的大笨蛋,他们知道什么啊!”
“唔......我倒是觉得这个思路有可能,总之,先尝试一下吧。”
“咦?怎么尝试?”
......
......
......
“有了!”
又是五点了,爆豪睁开眼,洗漱,晨跑,收拾,去学校。
清爽的晨风徐徐吹来,很容易使人想起天命之类的东西,爆豪抬起头看了看天,步履不停。
今天在路上没有看到同班的同学,他发现了,却也没太在意。
路上遇到了物间,爆豪本想直接略过,可物间却跑到他面前没头没脑地说到:“你们A班,终于疯了。”
哈?“别挡老子的路。”走过傻兮兮的物间,爆豪终于到了A班的门口。
他如往常一样拉开门,正准备大摇大摆地晃到座位上,却惊讶地发现全员到齐。
而且......他们在干嘛?
爆豪明显地看见绿谷的嘴角在痛苦的抽搐,障子仅露出的眼睛在努力的上挑,就连最为优雅的八百万也在尽心竭力地目露凶光。
“早上好,爆豪同学!”他们一起喊道,声音比平时高了些许,紧绷着一些一不注意就漏掉的怒气,就好像不入流的哭戏群演第一次尝试表现愤怒与恶意的桥段。
圆脸的恶人,池面的恶人,矮矮的恶人,十九个带着强撑着的恶人表情的不入流坏蛋坐在雄英一年A班的教室里。
爆豪愣住了,他看到恶人们互相交换着眼神,眉头逐渐皱了起来。
爆豪转身离去。
教室里那么寂静,仿佛这是凉爽的夜晚,好一会儿才听到有人发出低低地叹息:
“搞砸了啊。”
爆豪大步走向办公室。
这是什么?他们以为自己是在为自己的恶人颜烦恼吗?他们是想告诉我这没什么吗?
他拉开办公室的门,看了两眼,便大步走向那个黄色的蛹状物旁。
“老师!”
他站在相泽身边,低下头去寻找他的头脸,却意外发现躺着的相泽面前放着一面小镜子。
他的老师错愕地抬头,爆豪看见他的脸,嘴角咧开,眼角上挑,肌肉紧绷,却带着惊讶的松动。
他是所有人中做的最到位的一个。
爆豪又愣住了,他看着老师难得的手足无措,慌乱着从睡袋里脱出身来。
爆豪笑了。
“哈哈哈哈哈哈,你们......你们都是傻驴吗?”
相泽看着眼前笑得直不起腰,笑出眼泪的少年,心却忽然放下了。
他的笑声里没有嘲笑,那是少年人最放肆而真心的共振。
爆豪抬起眼,泪模糊了他的视线,他看到相泽老师一瞬间又挂上了那张坏人脸。
“要和同学好好说谢谢啊。”
他的老师害羞了啊。
爆豪没说话,只是接着笑了起来。
相泽也笑了。
好吧,他承认,确实很丢脸。
但他知道,爆豪现在很快乐。
那就再好不过了。